只见一个男人从空中飞了过来,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周某的电瓶车上,男人胸部撞击电瓶车又反弹倒地。周某吓坏了!

这并非一个“娘炮”与“阳刚”的争论,而是对中华民族传统审美趣味中“文人气质”的彻底异化。